image18a

信仰和正面想法的力量

“信仰”在字典里的解释是:对真相或事物存在的信心,不会即刻质疑并去严格验证。但是这个单词可以被拆分成两个独立的词:“BE”和”“LIEF”。“TO BE”简单的意思是存在或生存。而“LIEF”起源于印欧单词“LEUBH”意思是“爱”。重新组合起来的单词“信仰”有了全新的意思,那就是“用爱存在”。信仰过去常常用于对上帝的信仰或对上帝的爱。一个人不能去爱却没有用心。 信仰不是必然反映真相或事实。我们的信仰建立于对真理的认知上,而这个认知是由我们的个人经历和文化所塑造的。信仰或想法的力量来自于每一个信仰者。在这个意义上,任何你内心相信是真实的东西,都可以成为你生活中的真理。所导致的结果是,你会吸引那些与自己定义的“爱”和“信仰”相吻合的事件、经历以及人。这一点甚至在我父母的相互关系中也有所体现。我的母亲总是说:将她吸引到我父亲身边的东西是他们对于冥想、上天和灵修的共同信仰。 我来自工程和医药专业教育背景,所接受的教育让我对每一个信仰都要提出质疑,即便是医药领域被证实的理论。所以,我如何去相信灵魂的意念、还未经科学证实的上天以及满心体系?当然,这很简单。正是我对这些灵性存在的信服,令它们真实和生动。但是仅仅在头脑里有这个想法是不足够的,必须是内心感受到它的正面效果。这就是祈祷、冥想和正念后面的概念:一个被心感受到的简单的想法。一个真实的信仰或祈祷会在内心和头脑里同时回响。 想像一下,如果我们都为对方的安康而祈祷,这个世界将会如何被正面地改变?这个概念已经被加州三藩市一个医疗小组进行过小规模的研究。40位携带发展性艾滋病毒的病人被随意分成两个小组:一个小组接收陌生人的祈祷而另一个小组没有接收。课题记录下接受远程祈祷的小组从中受益,艾滋病相关的病症、疾病的严重性以及复诊次数都减少了。尽管这个测试只是世界医疗的一个小规模研究,但是它涉及的领域是非常有力的,因为它提出了诚心的祈祷可以改变疾病的进程。或许,大规模开展祈祷以及和平的守护可以改变整个国家的意识。 在过去的20年里,积极的想法与心理学相结合形成了积极心理学,主要关注于丰富普通人的生命。这个概念完善了传统心理学,因为将重点放在了个人成长和快乐,而不是心理学上的消极方面,如精神疾病或憎恨。这是一个更科学的方法,将积极的想法结合到一个人的态度和信仰中,从而吸引正面的结果。将这个概念分解,在其中再次重申了吸引力定律以及发自内心的信仰。只有思考想法是不足够的,必须去感受它,相信它,爱它,并与之共存,甚至超越它。 将此例子进一步拓展:如果信仰是一些简单的想法,并且被一个人的心所热爱,那么这种被爱的想法所产生的振动应该对产生的效果更加有效。想法和信仰的区别不仅是爱而是确定性。一个想法意味着某些事可能会发生。而信仰超越了这个可能性并使它成为必然:它“会”发生。就好像感觉、情感和意念的结合可以按需要将山体移动。因为每一个意念都会释放出相应的振动,想法的本质应该是纯洁和正面的。 对于许多人而言,“积极的想法”听起来毫无意义,就如怎样能够凭借乐观将一个贫穷、没有受过教育、失业的人变成富翁;只是抱有异想天开的想法“我将成为富翁”,而没有任何去找工作的努力,也不去工作。相反,失业的人应该说,“我要找到一个可以发挥我的教育水平并能支撑我的财务需要的好工作。”所以,即使是积极的想法也必须是真实且合理的。乐观的想法会成为乐观的信仰,从而导致一种乐观的态度即使是面对生活中的极端状况。这同时也会激发连锁反应:这个人找到工作,因为乐观的态度以及勤奋工作使他受到爱戴;于是他相信自己能够成功,基于这种正面的态度,他吸引着身边工作中更多的人,赋予他更多机会达至成功。 在过去的20年里,积极的想法与心理学相结合形成了积极心理学,主要关注于丰富普通人的生命。这个概念完善了传统心理学,因为将重点放在了个人成长和快乐,而不是心理学上的消极方面,如精神疾病或憎恨。这是一个更科学的方法,将积极的想法结合到一个人的态度和信仰中,从而吸引正面的结果。将这个概念分解,在其中再次重申了吸引力定律以及发自内心的信仰。只有思考想法是不足够的,必须去感受它,相信它,爱它,并与之共存,甚至超越它。 积极的想法,从正面信念转化而来,在塑造一个人的人生、思维、心灵和性格方面非常有效。因此,在许多科学领域——基因学、医学、心理学、生物学和原子力学方面都在研究这个概念。只有两页纸的文章甚至无法开始总结在这些方面所作的努力,还有无数发表以上课题研究成果的刊物,这仍然是难以理解的概念。如何去测量信仰或正面想法的力量?但足以确定的是,我们正在寻找方法去研究、测量,然后将其整合到我们的生命中。这仅仅是冰山一角。 References: [i] http://dictionary.reference.com/browse/beliefs [ii] http://www.etymonline.com/index.php?term=belief [iii] The unbelievable power of belief. http://uncommonsense.is/post/19867557991/the-unbelievable-power-of-a-belief [iv] Kluger J. The Biology of Belief. http://content.time.com/time/magazine/article/0,9171,1879179-2,00.html [v] Sicher F, Targ E, et al. A randomized double-blind study of the effect of distant healing in a population with advanced AIDS- report of […]

OLYMPUS DIGITAL CAMERA

超越一切——如莲花一般

我们每日生活的所有努力都是为了实现不停歇的需求洪流。达到生命的期望会点燃我们的成就感。但是通常情况下,我们世俗的经历——无论是琐碎的还是重要的事情——往往会将我们卷入精神混乱和疲惫的漩涡,给我们设置了随时被诱捕的感觉。 当进入了这个漩涡的时候,重要的是停下来并注意到大自然总是会轻轻地暗示我们,静静地捅捅你,或是微妙地通过一些事例给我们上一课。其中一个例子就是莲花。莲花生长在莲花池的淤泥中。它的根深深地扎在淤泥中,它的茎在生长过程中向着天空和光明越长越高。一旦超出水池的平面,其花苞最后完全盛放。盛开的莲花高挺而美丽,屹立于池塘的淤泥中,沐浴在灿烂的阳光下,并且周围的污秽对其丝毫无损。 就像莲花一样,作为人类的我们出生在一个被自我驱动粗性所包围的世界里。我们尽力在这样一个世俗的环境中生存和发展,其中充斥着各种复杂的经历很容易污染我们的精神。然而,就像莲花一样,我们应该出淤泥而不染,保持纯洁以及不被打扰。 要保持不被世俗经历污染,方法是将自已从外部环境的无序转向内心的平静。以责任感去处理世俗的事情,没有对于荣誉、效益或确定性结果的执着。当我们内心深处燃起信念所发生的一切都是为了更好——不论结果如何,这样就能面对外部的混乱产生坚韧性。要认识到支持、指导你的真正源泉和价值就在你心中最内在的核心,而不是其它任何地方。对于培育内在沉静的神圣净化本质培养出终极的信任。 让我们努力如莲花一般。当面对混乱的时候,让我们选择不允许世俗生活中的粗质杂物污染我们的精神。让我们选择,反而是不受影响并超越这一切。我们的目标是在通往光明的旅途中越走越高,只沐浴在遍布我们心中的神性本质之中——让内在的沉静成为我们生存的本源。 Prateeksha Nagar 华盛顿中心区

满心访谈于法国里昂

问:何为满心冥想? 葛木雷什:这种称法是自然而然出现的,那时我们在讨论所谓的这种正念冥想以及觉察。我们这个满心就是有关感觉。我们整个一生都是感觉和启发所引导的,而这个是发自内心。当我们学会聆听这些感觉,能够抓住这种发自内心的启发的时候,我们通过反复去聆听内心的声音,就可以充分地掌握自己的生活。而我们调整自己的这个心绪的练习,就是通过以心进行冥想。这就是我们这个“满心”的本质,也是为什么我们把它称为满心计划。 问:满心冥想的目的是什么呢?会通向哪里? 葛木雷什:我想这个目的不是由过程或者上天订下的,目标都是个人订下来的。这完全取决于我们究竟希望达到什么样的目标。不论我们做什么事情,不仅是灵修这个领域需要去确定目标;即使是在物质世界,比如说我们踢足球,那我们究竟有一些什么样的目的,如何去达到目的?当我们成为医生的时候,那我们的目标是什么?所以,有各种各样专业的目标。 同样,当我们迈上这个神性道路的时候,也是在于每个人。比如说你希望达到内心的平静,希望永久地处于一种平静的状态,好了,那这就是你的目标。有些人他们也许还想要更多,希望能够发自内心的有一种被解放的感觉,那就是这个人的目标。另外还有人也许希望有这种宇宙意识,那也就是他的目标。  所以,这个目标因人而异。而假如有人说,“这个可以成为你的目标”,恐怕还是徒劳无益。我必须有自己的目标,这个目标是发自我内心给我发出的信号。 问:那么,这个“满心”的来源是什么?它是否与某一种宗教或灵性传统有关? 葛木雷什:没有。至少就宗教或宗派而言,它与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体系都没有关联。虽然在每一种宗教中,心都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当我们走向某一种神,或者任何一种信仰的时候,我必须心悦诚服。甚至是比如我在下棋,当我决定走一步棋的时候,我也必须内心信服可以迈出这一步。弹奏音乐的时候,也需要我的心愿意弹奏每一个曲调。 那么无论我采取什么决定,首先需要说服自己的心灵,这个与宗教或科学没有关系。那么心可以说是最神秘也是最美丽的东西。 问:来自任何背景、任何传统的人都可以修习满心? 葛木雷什:当然 问:请问有没有代表或者领导在教人们这种冥想? 葛木雷什:的确有。但我暂时还不想把焦点放在老师身上,我更多是关注这个过程。因为不论老师再好,学生要是没有做好准备,如果他的心没有做好准备的话,这个老师又能怎么样。 所以我建议我们首先还是从满心的过程出发,然后假如对自己的心有吸引力,如果你们喜欢,它能够改变你们的生活方式,给你们带来好处,让你们自我感觉良好,然后,我们就可以去寻找其背后的那个人。那么究竟这个人是谁,才变得比较重要。 问:那么您刚才谈到这个过程,那么请问这个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过程? 葛木雷什:我们所建议的方法是这样的: 我们静静地坐下来,眼睛轻轻闭上,然后心想内心有这种存在,有一种光的来源。仅此而已,我们就停留在这个念头上,然后尽可能地维持这个念头坐着。 那么,经过几天自己的这个修习之后,如果你们喜欢与一位同伴或一位导师一起,或者希望尝试有慧能传递的冥想,你们就可以提出这个请求。那么你们就能够看出,这种有传递和没有传递的冥想究竟有什么区别。你们自己去比较,然后决定哪一种比较适合自己。 问:请问您所说的这个慧能传递究竟是什么? 葛木雷什:慧能传递可以说是梵文翻译过来的一个词。那么这个词所说的其实就是生命的本质,就是生命之生命。瑜伽士可以利用这个力量。这个力量被传递给其他人。虽然我用“力量”这个词,但是它里面完全没有力量。但是没有别的方式可以去形容,所以我就用“力量”这个词。但是它毫无力量。这需要自己去体验,然后它会触动我们的心,就好像阳光触及肌肤,让我们感到温暖。同样,这个慧能传递触动我们心灵的时候,让我们内心感到很特别。 我不希望把这些东西灌输给你,希望你自己去体验,而不要因为我这些言辞而左右。无论感受到什么都是你自己的体验。这也应该是我们的目标,为什么要借用别人的体验呢? 问:请问,一个人需要修习多久才能开始感觉得到它的效果?它的效果可能会是什么? 葛木雷什:我想最快的话是你坐下来的一瞬间。你闭上眼睛的那一刻,马上就能感觉得到。我想,你不必等到永恒,或者是等十年、五年,或者死亡后,又或者第二天。效果应该是即刻就在当下能够感觉得到,一闭上眼睛就能感觉得到,就好像阳光一样,只要你走出去,就感觉到它带来的温暖。那么,当我们将心向这种传递打开的时候,你们马上就能够感觉得到它的效果。 问:现代的这种生活非常地忙碌,那么很多人可能没有时间。您说的这个满心冥想至少需要30分钟的时间。那么请问有这么多压力的这种生活方式下,如何才能找到时间? 葛木雷什:假如我们有能力去创造这么一种有压力的生活,也完全有能力去创造较为平静的生活方式。选择在于我们。但是这个需要你们自己去迈出一步。哪怕需要1个小时的时间给我们换来23个小时的平静,我觉得这个投资还是划算的,但是选择在于自己 问:您能不能谈谈自己对这种满心冥想的经验?您是怎么样发现这个冥想,然后觉得自己体验到一些什么? 葛木雷什:我开始冥想其实几乎像是一个玩笑。是我一个朋友,他可以用自己意志的力量去调整这个光的强度,印象非常深刻。那么我自己一直对冥想有兴趣,我也是没有任何目的,也没有特别的过程,但是由于受辩喜大师的影响,我就向他那样坐下来,然后花一些时间去思考一些问题,而不是真正的冥想,那个时候我以为这个过程就是冥想。 我的朋友观察我的生活,他说,“你为什么不来跟我们尝试一下这种方法?”那我就说“好吧,也不妨尝试”,然后他说“好,我们去吧” 。他带我去见了一位老妇人,然后,她把我带进了这个体系。第一次冥想我就深深地感动,甚至可以说是十分震撼,可以说是我一生最美妙的一次感觉。 问:一般人他们可以如何开始冥想呢? 葛木雷什:你们可能已经看到我们的网站上,heartfulness.org,过程已经在里面了,就是方法已经在那里提供给大家。找一个舒适的角落,在自己的房间里面进行。之后如果想尝试有慧能传递的冥想,可以通过电子邮件发出请求,然后会有人联系你们约好时间,几点钟,几月几号,在哪里开始冥想。或者是同城有人的话,我们可以提供联络地址,你们可以约好时间见面,然后面对面去进行这个冥想,这个过程很简单。 问:请问有没有群体的活动?比如在法国有多少人在修习这个冥想?有没有一个社群? 葛木雷什:在法国,这个满心冥想从1960年代末就已经开始,人数与日俱增。目前,在法国我们可能有四、五千人。他们都是过着幸福的家庭生活,生儿育女,这么一种状态。这个在欧洲现在已经成为一个比较罕见的事情了。他们不是那种走极端,并不是沉浸于物质世界以至灵性方面受损;但也不是迷恋灵性以至物质生活受损。 我们的满心冥想主张过平衡的正常的家庭生活,内外都要平衡,自己周围,自己的社会都要平衡。可以说我们吸收进去及倾吐出来的都是这种平静。

医疗专业人士生活中的冥想

人如何面对自己的生活,面对其中的承诺以及所产生的动荡?跟随你的心,它永远是智慧的答案。我们该如何做?看起来这是个主要的问题。 当涉及医疗专业人士的生活的时候,这个问题就更为重要,因为不仅涉及自身的生活并且与许多已托付于我们照料的人相关。对于护理者而言需要极大的情感力量去提供悉心的照料。在这个努力过程中,如果我们不能照顾好内在的平衡,其最终结果非常可能就是我们所说的“爆发”。 爆发可能会表现为身心俱疲、失去同情心、愤世嫉俗、缺乏个人成就感等等。在研究中发现,将近一半的医生和护士都有以上这种“爆发”的现象。 有出口吗?有解决方案吗?研究报告提供了多种方法去处理这种爆发和压力。 在我看来,心是我们内在宝藏的钥匙,而利用心的资源,可以让人平静地应对生活中的起伏。我们经常向外寻找自身问题的解决方案。如果解决方案或解决的源头在内部,人必须在内部寻找并探寻更多。 释放我们内心的特质,例如善良,同情心,关怀和包容,这是最有效的方法,进行自我激励并让自己面对职业生活中的情感需求。 以此为背景,我们正计划未来几周在WELLSPAN YORK 医院面向患者、科室成员和护士开展一个研究,评估满心冥想对抗“爆发”和压力的效果以及对端粒长度的影响。我们打算测量参与者在研究期前后12周的数据。这个练习以心进行冥想,假设内心的光源从内吸引着自己。 从科学的角度,过去我质疑冥想练习,有时候甚至拿它开玩笑。但是当我感受到自已的变化时,我的想法变成了个人信念。俗话说对布丁的证明来自于品尝。 总而言之,我感觉冥想是一个打开内在智慧的奇妙工具,同时可以规范我们的头脑,从而使我们以内在平衡的状态去面对人生的挑战。内心的指引和规范思维的运用可以看作是小鸟的两只翅膀,帮助我们飞得更高。

Dr. Rosalind Pearmain

满心——罗瑟琳.皮尔曼博士

(正念是指有意识、接受以及非评判性地将注意力集中于当下的情绪、思维和感觉)(摘自维基百科) 满心冥想是一种方法去培养我们通过以内心为中心向外与世界连接、向内与本源连接。我开始学习将注意力从自己感觉到的头脑活跃区轻柔地放下,降落到内心的无限空间。这种感觉就好像最深层次的生命脉动,像雷达那样,在每个当下对每件事都作出回应。我发现这就好像是我内在的乐器,一个微妙的器官,它可以共鸣、调节、放大和传输来自内在神性源泉的精美和暗示。无论何时,当我们感觉被生命深深地感动或触动时,正是心在提醒我们与存在的深刻连接。 通过冥想,内心所有的空间都打开,以致产生一种无限的感觉就好像宇宙存在内心。如果能够以一种纯净和充满爱的方式向内心的挚爱开放,相比于身体层面较粗质的感官,我们似乎能以一种更精微的方式感受到内心。这些感觉可以引导我们辨识出慧能传递过程中的信息,感知更多存在的美好和超越的领域。凝聚的品质、唱诗般的幸福,爱的各种不同表现,如同本身就是世界。当然,很多时候有一些超越理解的内容,只能说那是惊鸿一瞥,是一种味道,是前所未闻的空灵的音乐。 满心的生活意味着尽可能地保持与内心活力的连接,这样更多内在精微的反应可以被感受到以及遵循。这种感觉就好像是一种轻盈、温暖及轻松的暗示,会指示出一个方向或是答案以便跟从。然而要捕捉这一瞬间的反应,这种感觉发生在我用理性和充满防御的复杂思维去表达自己之前。 作为一名研究生导师,在过去几个月的教学当中我观察到了一些有意思的变化。我发现用头脑和用心去授课的区别。当我用头脑去教时,内容常常会变得复杂而难以理解;但当我用心去教时,我所有的理解和知识都会被整合为一种真实而又更易理解的表达,而这样的表达方式更能触动人心。我真的不知道会出现什么,只是由它去,然后去感受内心并对那些学生开放,一切自然水到渠成。 在伦敦地铁里沉浸于内心的体验让我看到了对待周边乘客的不同状态:是带着评判性和用外表分类的目光去看他们,或者是突然对转变成具有同情心、真正感觉到通过我们的内心在共同分享生命以及这段旅程。。 更多地关注内心感受能够让我们更加开放地应对痛苦以及当今世界中难以忍受的因素。而勇气这个词和心之间似乎有直接的关联。某种程度上,内心无限的空间可以扩展至包含所有的事物,还能够仁慈地包容相互之间相反的事物,尽管我感觉这会是一生的工作。 满心是一种存在,一种对当下的临在,并以深入稳定的空间去开放接受自己或此刻的一切。这就像没有抵抗的臣服。这会有无限的帮助:让我陪伴患者渡过心理治疗的漫长而艰难的时间,面对生活中发生的延误及突发事件;甚至顺从于酷热或寒冷的天气,以及完成艰巨的任务。这有点像放下所有东西而只是处于这一刻,然后到下一刻,像弹奏乐曲时一个接一个的音符。 心,具有无限的奥秘,对于感知的所有领域是如此灵敏,如此包罗万有,如此精确。我们越是能更多地生活在其领域上,我们就越能够与我们的本源一致,并拥有更大的智慧。最重要的是,心是温暖和喜悦的地方,就像家里的壁炉;它是欢乐和光明、意义和灵魂的源泉,是人类的真正居所。

Experience Heartfulness Articles

什么是满心?

玫瑰如何 展开它的内心 向世界奉献 它的美丽? 它以自身的存在 感受到光的鼓励, 否则 我们都会 太恐惧了 ——哈菲兹 (1320-1389) 近年来,对于正念概念的关注在临床医疗或非临床医疗方面都持续增加,以至于对这个术语的使用成为主流[1]。但是正念真正的意思是什么?包括感觉吗?“正念”的状态和“满心”的状态有何差异?[2]这些观念在我们生活的不同范畴扮演什么角色,物质、道德、精神或是其他? 我们如何定义或理解“满心”?一个可能的定义就是一种生存状态,在这种状态下心是中心或控制源,并不是生理意义上作为血液泵送站的心脏,而是作为一个人的生命指引的灵性之心。[3]所以,通常在我们的人际交往和作出决定时,智力起着较小的决定性作用。我们在解决更为人性的问题时会“听从内心”而不是头脑——包括道德或精神层面的事情。 满心的一个定义来自印度教传统“超越”的概念。另一个定义来自梵文,是指宇宙中真理的声音。还有一个更深入的定义,就是“慈悲的正念”。在各种不同的背景下,满心概念有另一个重要的方面被更多地运用,那就是与本我、或更高本我以及万事万物的连接。[4] 对于乔.卡巴金教授来说,正念和满心的区别——心和思维之间——并非惯常认定的截然不同。[5]此外,据称在许多东方语系中(包括梵文、藏文及中文)心和思想实际上是同义词。 在西方主流的概念中,心和思想是分离的,有时还是冲突的主体。心与思想的二元对立可以回溯到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公元前384-322年)的著作,他认为心和思想是不同的力量。思想或更确切地说理性思维最终被认为超越情绪和感觉(心)。亚里士多德所强调的推理、思想与理性,在许多方面与他的导师及大师柏拉图的教义相背离,柏拉图保留着某种程度的神秘主义,信仰灵魂的前世及不朽。这种理性的哲学理论影响着迥异于阿奎奈及尼采的哲学家们,在一定程度上形成了西方思维有关思想的概念,这种概念在现代占据主导以及最终话语的优越地位。 鉴于这种思想与智力表面看起来的优势,那么由心指引意味着什么?满心的状态也被理解为“听从自己的良心”或内在的声音。“良心”的意念让人想起匹诺曹的故事,最早是卡洛·科洛迪所著,于1883年在意大利出版[6],在这里“良心”是一只蟋蟀。大多数人可能更熟悉迪士尼版本的木偶,一个木头做的小男孩,如果他说谎,鼻子会不断变长直到那个谎言像他脸上的鼻子那样显现;同样是那个木偶小男孩,他在很多情形下都迷失了并且变成了一头驴。要成为“真正的男孩”(或是人),他必须证明自己的勇敢,拥有勇气、表现出爱心以及牺牲精神——最终,匹诺曹救起了溺水的父亲,通过牺牲、无私和忘我而真正展现了他的爱。匹诺曹的故事可以作为满心的寓言:听从内心,内在的声音,忘我,变得无私并真正成为人。 很多学科,包括哲学和心理学,都对同一个问题感兴趣——是什么令我们成为人?[7]是思考的能力让我们成为人吗?是我们拥有爱,希望及信仰的能力?是我们能够对他人有同情心?或者是内心的需求令我们努力成长并渴求某些超越?这些问题的答案自古以来都是研究人员、哲学家以及寻求者们苦苦思索的课题。 对我来说,满心的意思,并不是匹诺曹的故事,而是通过冥想的方式,通过内在的安宁和平静陶冶心灵,变得更人性化、更接近真实的本我,敞开心扉,对自己和其他所有人更有爱心、同情心以及更友善。因此,就像哈菲兹的诗句所说,满心意味着我们对那个可能性敞开心扉。今天我们的心会告诉我们什么?或许可以去聆听并看看会有什么可能性。 [1] 以下是来自剑桥词典对“正念”的两个定义 对某样东西有意识或觉知的能力或状态  通过将意识专注于当下的时刻而获得的一个精神状态,处于这个状态时,会平静地接受和认可自己的情绪、想法和身体的感知。这样的方式被用作一种治疗手段。 可于以下网址查阅: http://www.oxforddictionaries.com/definition/english/mindfulness (最后一次于2015年2月10日访问) [2] 有关这些概念及其相关讨论,请参考:阿兰·多尔蒂《从正念至满心》(巴尔博亚出版社,2014) [3] 活力或振动的区域。可以通过以下网址查看相关研究:http://www.heartmath.org/ [4] 来源:《冥想、正念、心灵与身体:东西方的视角》——R 辛格拉, D 约尔丹诺夫, M 奥特鲁普——第26届EFPSA大会——forskningsbasen.deff.dk [5] 乔.卡巴金,《正念入门:回到当下——你的生活》(2011),还可以参阅:一行禅师,《正念的奇迹》(2008年修订版) [6] 意大利原著故事《匹诺曹历险记》是一个关于道德的黑暗故事,对于现代人几乎可以说是残酷的。无论如何,在原版故事中仙女最终把他变成了一个“真正的男孩”“为了奖励你的善心……男孩们听从父母并在父母困难无助时进行帮助,这样值得极大的嘉奖和赞美;即使他们未能作为服从及品行良好的典范。努力并在未来做得更好,你就会幸福。”《纽约客》有一篇关于匹诺曹的优美文章。http://www.newyorker.com/books/page-turner/original-pinocchio-really-says-lying [7] 勒内.笛卡尔(1596-1650),法国哲学家,以其名言“我思故我在”著名,他是17世纪大陆理性主义理论的奠基人,他也以哲学二元论及在心理学方面的影响而闻名。

Dr Elizebeth

振动的心

我们如何去谈论心?我们能用什么词语来描述心?我们通常描述所有的品质,例如勇气、同情心、爱、善良、包容等等。但这些是否都只是冰山一角?假如这是神圣火花于我们内在存放的地方,究竟我们如何描述它?可以确认的一点就是心并非一个地方。我不是指身体上的泵送站,而是振动的心。我们无法将其定位在身体的某个位置,然而我们经常试图尽力去描述它。 心是难以描述的无限、庞大以及非物质性,没有时空的定位。心的认知旅程就是内在灵性的旅程,我们必须自己去体验。所以,我们如何能以语言去限制那个无限的东西呢?它是无限庞大的。 一个好的问题可能应该是这样的:在日常生活中,心是如何表达自己的?这个广阔的领域在我的生活中的影响是什么?我认识到了吗?我是否意识到自己的感觉?我有倾听内心吗?我的心纯净轻盈吗,我能因此而轻易地做出选择吗? 以下是一些实用的方法。闭上眼睛并放松。让你的头脑去到任何状态,大或小,在那里你可以有效地运用你的心。暂停几分钟,沉浸在这种体验中。 在这种满心的状态下,你体验到什么样的感觉及特征?请写在你的日记中。 再次闭上双眼并放松。向自己提出以下问题:我如何滋养自己的心?暂停并沉浸在自我反思中。在日记中记下自己的观察。 心不会误导。它以真诚、自然及透明将我们从这个世界的沉重之中释放出来 振动的心与我们周遭的一切产生共鸣。它是产生共鸣的乐器。以爱共鸣,振动越精微,振动的心就变得越精致,就越能够与宇宙中的一切调和。

emma

没有终点的探险

我觉得自己一生都在等待这个事情。我生命的前25年有点沮丧,为何我所感觉到的深层的真理无法与日常的体验协调——并且十分困惑为何我的同伴对于灵性的学习完全没有热情。我在灵修的家庭中成长并探索了好几种方法,但是总感觉还有其他东西,有些东西萦绕心头让我不能满足。 当我开始以心进行冥想的时候,我并不能完全理解在我手上的这个巨大财富。但是有某种东西推动着我,那是某种比自己更大的东西。我多么希望自己从第一天就开始记录日记,就像现在我每天冥想之后做的那样,因为我知道在过去几年中自己的内在有多么大的改变。 我青梅竹马的最好的朋友最大地见证了这种变化。她和我一起度过了青春期的所有困惑,波动起伏地进入我的成年。有一天我们在聊天,大约是在我练习的第三年。“嗯,你每年都变得更轻盈及闪亮。你已经有了巨大的成长。自从你开始冥想,我感觉自己可以百分百和你连接。你的爱在闪光。”我被振动了。我知道自己已经清除了很多情绪及敏感性,在生活中找到了更好的平衡以及与直觉更好的连接,但是她的话真的触动了我。我能够接受她所反映的状态,因为在身边引导着我更深入的那些闪光的灵魂中,我能看到同样的东西 我终于找到了切实可行的钥匙。我终于以稳定的、满足的方法与爱的源头连接。每一样东西都在让我为此做准备,现在它就在这里。我能列举出其益处,但是最本质的是满心让我与自己一直意识到的生命中的奇妙相连,并能最终进入其中。 很多人对于我每天冥想都感到不可思议。他们想象这要牺牲我很多时间以及需要严谨的纪律。我并不认为自己是一个特别有纪律的人。重要的是我的心知道需要什么。我花了一段时间让其规律化,我一直在学习有关练习的新的深度。但这就像粮食——它如此地滋养着我,并自行延续下去。 最好的部分是什么?满心是一个没有终点的探险。我的朋友也在冥想,他向我反映其生活和练习,“这就像一个我从未听过的最令人兴奋的故事。好像比哈利波特还要棒。”我不由得笑起来,因为我的感觉完全一样。有这种神奇的魔术出现的地方并非那些巨大科学挑战显示的奇迹。但正是其稳定的一致性帮助我看清有超越自己的东西。那是一些更大的东西,我与内在连接,我的生活中一次又一次地反映着这个链接。当这种状况出现的时候,我不再惊讶,但我总是感到欣喜。这是最好玩的抓迷藏游戏,我很高兴每天醒来并开始这个游戏。 艾玛.霍利,加利福尼亚州,圣克拉拉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