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YMPUS DIGITAL CAMERA

超越一切——如莲花一般

我们每日生活的所有努力都是为了实现不停歇的需求洪流。达到生命的期望会点燃我们的成就感。但是通常情况下,我们世俗的经历——无论是琐碎的还是重要的事情——往往会将我们卷入精神混乱和疲惫的漩涡,给我们设置了随时被诱捕的感觉。 当进入了这个漩涡的时候,重要的是停下来并注意到大自然总是会轻轻地暗示我们,静静地捅捅你,或是微妙地通过一些事例给我们上一课。其中一个例子就是莲花。莲花生长在莲花池的淤泥中。它的根深深地扎在淤泥中,它的茎在生长过程中向着天空和光明越长越高。一旦超出水池的平面,其花苞最后完全盛放。盛开的莲花高挺而美丽,屹立于池塘的淤泥中,沐浴在灿烂的阳光下,并且周围的污秽对其丝毫无损。 就像莲花一样,作为人类的我们出生在一个被自我驱动粗性所包围的世界里。我们尽力在这样一个世俗的环境中生存和发展,其中充斥着各种复杂的经历很容易污染我们的精神。然而,就像莲花一样,我们应该出淤泥而不染,保持纯洁以及不被打扰。 要保持不被世俗经历污染,方法是将自已从外部环境的无序转向内心的平静。以责任感去处理世俗的事情,没有对于荣誉、效益或确定性结果的执着。当我们内心深处燃起信念所发生的一切都是为了更好——不论结果如何,这样就能面对外部的混乱产生坚韧性。要认识到支持、指导你的真正源泉和价值就在你心中最内在的核心,而不是其它任何地方。对于培育内在沉静的神圣净化本质培养出终极的信任。 让我们努力如莲花一般。当面对混乱的时候,让我们选择不允许世俗生活中的粗质杂物污染我们的精神。让我们选择,反而是不受影响并超越这一切。我们的目标是在通往光明的旅途中越走越高,只沐浴在遍布我们心中的神性本质之中——让内在的沉静成为我们生存的本源。 Prateeksha Nagar 华盛顿中心区

满心访谈于法国里昂

问:何为满心冥想? 葛木雷什:这种称法是自然而然出现的,那时我们在讨论所谓的这种正念冥想以及觉察。我们这个满心就是有关感觉。我们整个一生都是感觉和启发所引导的,而这个是发自内心。当我们学会聆听这些感觉,能够抓住这种发自内心的启发的时候,我们通过反复去聆听内心的声音,就可以充分地掌握自己的生活。而我们调整自己的这个心绪的练习,就是通过以心进行冥想。这就是我们这个“满心”的本质,也是为什么我们把它称为满心计划。 问:满心冥想的目的是什么呢?会通向哪里? 葛木雷什:我想这个目的不是由过程或者上天订下的,目标都是个人订下来的。这完全取决于我们究竟希望达到什么样的目标。不论我们做什么事情,不仅是灵修这个领域需要去确定目标;即使是在物质世界,比如说我们踢足球,那我们究竟有一些什么样的目的,如何去达到目的?当我们成为医生的时候,那我们的目标是什么?所以,有各种各样专业的目标。 同样,当我们迈上这个神性道路的时候,也是在于每个人。比如说你希望达到内心的平静,希望永久地处于一种平静的状态,好了,那这就是你的目标。有些人他们也许还想要更多,希望能够发自内心的有一种被解放的感觉,那就是这个人的目标。另外还有人也许希望有这种宇宙意识,那也就是他的目标。  所以,这个目标因人而异。而假如有人说,“这个可以成为你的目标”,恐怕还是徒劳无益。我必须有自己的目标,这个目标是发自我内心给我发出的信号。 问:那么,这个“满心”的来源是什么?它是否与某一种宗教或灵性传统有关? 葛木雷什:没有。至少就宗教或宗派而言,它与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体系都没有关联。虽然在每一种宗教中,心都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当我们走向某一种神,或者任何一种信仰的时候,我必须心悦诚服。甚至是比如我在下棋,当我决定走一步棋的时候,我也必须内心信服可以迈出这一步。弹奏音乐的时候,也需要我的心愿意弹奏每一个曲调。 那么无论我采取什么决定,首先需要说服自己的心灵,这个与宗教或科学没有关系。那么心可以说是最神秘也是最美丽的东西。 问:来自任何背景、任何传统的人都可以修习满心? 葛木雷什:当然 问:请问有没有代表或者领导在教人们这种冥想? 葛木雷什:的确有。但我暂时还不想把焦点放在老师身上,我更多是关注这个过程。因为不论老师再好,学生要是没有做好准备,如果他的心没有做好准备的话,这个老师又能怎么样。 所以我建议我们首先还是从满心的过程出发,然后假如对自己的心有吸引力,如果你们喜欢,它能够改变你们的生活方式,给你们带来好处,让你们自我感觉良好,然后,我们就可以去寻找其背后的那个人。那么究竟这个人是谁,才变得比较重要。 问:那么您刚才谈到这个过程,那么请问这个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过程? 葛木雷什:我们所建议的方法是这样的: 我们静静地坐下来,眼睛轻轻闭上,然后心想内心有这种存在,有一种光的来源。仅此而已,我们就停留在这个念头上,然后尽可能地维持这个念头坐着。 那么,经过几天自己的这个修习之后,如果你们喜欢与一位同伴或一位导师一起,或者希望尝试有慧能传递的冥想,你们就可以提出这个请求。那么你们就能够看出,这种有传递和没有传递的冥想究竟有什么区别。你们自己去比较,然后决定哪一种比较适合自己。 问:请问您所说的这个慧能传递究竟是什么? 葛木雷什:慧能传递可以说是梵文翻译过来的一个词。那么这个词所说的其实就是生命的本质,就是生命之生命。瑜伽士可以利用这个力量。这个力量被传递给其他人。虽然我用“力量”这个词,但是它里面完全没有力量。但是没有别的方式可以去形容,所以我就用“力量”这个词。但是它毫无力量。这需要自己去体验,然后它会触动我们的心,就好像阳光触及肌肤,让我们感到温暖。同样,这个慧能传递触动我们心灵的时候,让我们内心感到很特别。 我不希望把这些东西灌输给你,希望你自己去体验,而不要因为我这些言辞而左右。无论感受到什么都是你自己的体验。这也应该是我们的目标,为什么要借用别人的体验呢? 问:请问,一个人需要修习多久才能开始感觉得到它的效果?它的效果可能会是什么? 葛木雷什:我想最快的话是你坐下来的一瞬间。你闭上眼睛的那一刻,马上就能感觉得到。我想,你不必等到永恒,或者是等十年、五年,或者死亡后,又或者第二天。效果应该是即刻就在当下能够感觉得到,一闭上眼睛就能感觉得到,就好像阳光一样,只要你走出去,就感觉到它带来的温暖。那么,当我们将心向这种传递打开的时候,你们马上就能够感觉得到它的效果。 问:现代的这种生活非常地忙碌,那么很多人可能没有时间。您说的这个满心冥想至少需要30分钟的时间。那么请问有这么多压力的这种生活方式下,如何才能找到时间? 葛木雷什:假如我们有能力去创造这么一种有压力的生活,也完全有能力去创造较为平静的生活方式。选择在于我们。但是这个需要你们自己去迈出一步。哪怕需要1个小时的时间给我们换来23个小时的平静,我觉得这个投资还是划算的,但是选择在于自己 问:您能不能谈谈自己对这种满心冥想的经验?您是怎么样发现这个冥想,然后觉得自己体验到一些什么? 葛木雷什:我开始冥想其实几乎像是一个玩笑。是我一个朋友,他可以用自己意志的力量去调整这个光的强度,印象非常深刻。那么我自己一直对冥想有兴趣,我也是没有任何目的,也没有特别的过程,但是由于受辩喜大师的影响,我就向他那样坐下来,然后花一些时间去思考一些问题,而不是真正的冥想,那个时候我以为这个过程就是冥想。 我的朋友观察我的生活,他说,“你为什么不来跟我们尝试一下这种方法?”那我就说“好吧,也不妨尝试”,然后他说“好,我们去吧” 。他带我去见了一位老妇人,然后,她把我带进了这个体系。第一次冥想我就深深地感动,甚至可以说是十分震撼,可以说是我一生最美妙的一次感觉。 问:一般人他们可以如何开始冥想呢? 葛木雷什:你们可能已经看到我们的网站上,heartfulness.org,过程已经在里面了,就是方法已经在那里提供给大家。找一个舒适的角落,在自己的房间里面进行。之后如果想尝试有慧能传递的冥想,可以通过电子邮件发出请求,然后会有人联系你们约好时间,几点钟,几月几号,在哪里开始冥想。或者是同城有人的话,我们可以提供联络地址,你们可以约好时间见面,然后面对面去进行这个冥想,这个过程很简单。 问:请问有没有群体的活动?比如在法国有多少人在修习这个冥想?有没有一个社群? 葛木雷什:在法国,这个满心冥想从1960年代末就已经开始,人数与日俱增。目前,在法国我们可能有四、五千人。他们都是过着幸福的家庭生活,生儿育女,这么一种状态。这个在欧洲现在已经成为一个比较罕见的事情了。他们不是那种走极端,并不是沉浸于物质世界以至灵性方面受损;但也不是迷恋灵性以至物质生活受损。 我们的满心冥想主张过平衡的正常的家庭生活,内外都要平衡,自己周围,自己的社会都要平衡。可以说我们吸收进去及倾吐出来的都是这种平静。

医疗专业人士生活中的冥想

人如何面对自己的生活,面对其中的承诺以及所产生的动荡?跟随你的心,它永远是智慧的答案。我们该如何做?看起来这是个主要的问题。 当涉及医疗专业人士的生活的时候,这个问题就更为重要,因为不仅涉及自身的生活并且与许多已托付于我们照料的人相关。对于护理者而言需要极大的情感力量去提供悉心的照料。在这个努力过程中,如果我们不能照顾好内在的平衡,其最终结果非常可能就是我们所说的“爆发”。 爆发可能会表现为身心俱疲、失去同情心、愤世嫉俗、缺乏个人成就感等等。在研究中发现,将近一半的医生和护士都有以上这种“爆发”的现象。 有出口吗?有解决方案吗?研究报告提供了多种方法去处理这种爆发和压力。 在我看来,心是我们内在宝藏的钥匙,而利用心的资源,可以让人平静地应对生活中的起伏。我们经常向外寻找自身问题的解决方案。如果解决方案或解决的源头在内部,人必须在内部寻找并探寻更多。 释放我们内心的特质,例如善良,同情心,关怀和包容,这是最有效的方法,进行自我激励并让自己面对职业生活中的情感需求。 以此为背景,我们正计划未来几周在WELLSPAN YORK 医院面向患者、科室成员和护士开展一个研究,评估满心冥想对抗“爆发”和压力的效果以及对端粒长度的影响。我们打算测量参与者在研究期前后12周的数据。这个练习以心进行冥想,假设内心的光源从内吸引着自己。 从科学的角度,过去我质疑冥想练习,有时候甚至拿它开玩笑。但是当我感受到自已的变化时,我的想法变成了个人信念。俗话说对布丁的证明来自于品尝。 总而言之,我感觉冥想是一个打开内在智慧的奇妙工具,同时可以规范我们的头脑,从而使我们以内在平衡的状态去面对人生的挑战。内心的指引和规范思维的运用可以看作是小鸟的两只翅膀,帮助我们飞得更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