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心访谈于法国里昂

问:何为满心冥想?

葛木雷什:这种称法是自然而然出现的,那时我们在讨论所谓的这种正念冥想以及觉察。我们这个满心就是有关感觉。我们整个一生都是感觉和启发所引导的,而这个是发自内心。当我们学会聆听这些感觉,能够抓住这种发自内心的启发的时候,我们通过反复去聆听内心的声音,就可以充分地掌握自己的生活。而我们调整自己的这个心绪的练习,就是通过以心进行冥想。这就是我们这个“满心”的本质,也是为什么我们把它称为满心计划。

问:满心冥想的目的是什么呢?会通向哪里?

葛木雷什:我想这个目的不是由过程或者上天订下的,目标都是个人订下来的。这完全取决于我们究竟希望达到什么样的目标。不论我们做什么事情,不仅是灵修这个领域需要去确定目标;即使是在物质世界,比如说我们踢足球,那我们究竟有一些什么样的目的,如何去达到目的?当我们成为医生的时候,那我们的目标是什么?所以,有各种各样专业的目标。

同样,当我们迈上这个神性道路的时候,也是在于每个人。比如说你希望达到内心的平静,希望永久地处于一种平静的状态,好了,那这就是你的目标。有些人他们也许还想要更多,希望能够发自内心的有一种被解放的感觉,那就是这个人的目标。另外还有人也许希望有这种宇宙意识,那也就是他的目标。

 所以,这个目标因人而异。而假如有人说,“这个可以成为你的目标”,恐怕还是徒劳无益。我必须有自己的目标,这个目标是发自我内心给我发出的信号。

问:那么,这个“满心”的来源是什么?它是否与某一种宗教或灵性传统有关?

葛木雷什:没有。至少就宗教或宗派而言,它与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体系都没有关联。虽然在每一种宗教中,心都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当我们走向某一种神,或者任何一种信仰的时候,我必须心悦诚服。甚至是比如我在下棋,当我决定走一步棋的时候,我也必须内心信服可以迈出这一步。弹奏音乐的时候,也需要我的心愿意弹奏每一个曲调。

那么无论我采取什么决定,首先需要说服自己的心灵,这个与宗教或科学没有关系。那么心可以说是最神秘也是最美丽的东西。

问:来自任何背景、任何传统的人都可以修习满心?

葛木雷什:当然

问:请问有没有代表或者领导在教人们这种冥想?

葛木雷什:的确有。但我暂时还不想把焦点放在老师身上,我更多是关注这个过程。因为不论老师再好,学生要是没有做好准备,如果他的心没有做好准备的话,这个老师又能怎么样。

所以我建议我们首先还是从满心的过程出发,然后假如对自己的心有吸引力,如果你们喜欢,它能够改变你们的生活方式,给你们带来好处,让你们自我感觉良好,然后,我们就可以去寻找其背后的那个人。那么究竟这个人是谁,才变得比较重要。

问:那么您刚才谈到这个过程,那么请问这个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过程?

葛木雷什:我们所建议的方法是这样的:

我们静静地坐下来,眼睛轻轻闭上,然后心想内心有这种存在,有一种光的来源。仅此而已,我们就停留在这个念头上,然后尽可能地维持这个念头坐着。

那么,经过几天自己的这个修习之后,如果你们喜欢与一位同伴或一位导师一起,或者希望尝试有慧能传递的冥想,你们就可以提出这个请求。那么你们就能够看出,这种有传递和没有传递的冥想究竟有什么区别。你们自己去比较,然后决定哪一种比较适合自己。

问:请问您所说的这个慧能传递究竟是什么?

葛木雷什:慧能传递可以说是梵文翻译过来的一个词。那么这个词所说的其实就是生命的本质,就是生命之生命。瑜伽士可以利用这个力量。这个力量被传递给其他人。虽然我用“力量”这个词,但是它里面完全没有力量。但是没有别的方式可以去形容,所以我就用“力量”这个词。但是它毫无力量。这需要自己去体验,然后它会触动我们的心,就好像阳光触及肌肤,让我们感到温暖。同样,这个慧能传递触动我们心灵的时候,让我们内心感到很特别。

我不希望把这些东西灌输给你,希望你自己去体验,而不要因为我这些言辞而左右。无论感受到什么都是你自己的体验。这也应该是我们的目标,为什么要借用别人的体验呢?

问:请问,一个人需要修习多久才能开始感觉得到它的效果?它的效果可能会是什么?

葛木雷什:我想最快的话是你坐下来的一瞬间。你闭上眼睛的那一刻,马上就能感觉得到。我想,你不必等到永恒,或者是等十年、五年,或者死亡后,又或者第二天。效果应该是即刻就在当下能够感觉得到,一闭上眼睛就能感觉得到,就好像阳光一样,只要你走出去,就感觉到它带来的温暖。那么,当我们将心向这种传递打开的时候,你们马上就能够感觉得到它的效果。

问:现代的这种生活非常地忙碌,那么很多人可能没有时间。您说的这个满心冥想至少需要30分钟的时间。那么请问有这么多压力的这种生活方式下,如何才能找到时间?

葛木雷什:假如我们有能力去创造这么一种有压力的生活,也完全有能力去创造较为平静的生活方式。选择在于我们。但是这个需要你们自己去迈出一步。哪怕需要1个小时的时间给我们换来23个小时的平静,我觉得这个投资还是划算的,但是选择在于自己

问:您能不能谈谈自己对这种满心冥想的经验?您是怎么样发现这个冥想,然后觉得自己体验到一些什么?

葛木雷什:我开始冥想其实几乎像是一个玩笑。是我一个朋友,他可以用自己意志的力量去调整这个光的强度,印象非常深刻。那么我自己一直对冥想有兴趣,我也是没有任何目的,也没有特别的过程,但是由于受辩喜大师的影响,我就向他那样坐下来,然后花一些时间去思考一些问题,而不是真正的冥想,那个时候我以为这个过程就是冥想。

我的朋友观察我的生活,他说,“你为什么不来跟我们尝试一下这种方法?”那我就说“好吧,也不妨尝试”,然后他说“好,我们去吧” 。他带我去见了一位老妇人,然后,她把我带进了这个体系。第一次冥想我就深深地感动,甚至可以说是十分震撼,可以说是我一生最美妙的一次感觉。

问:一般人他们可以如何开始冥想呢?

葛木雷什:你们可能已经看到我们的网站上,heartfulness.org,过程已经在里面了,就是方法已经在那里提供给大家。找一个舒适的角落,在自己的房间里面进行。之后如果想尝试有慧能传递的冥想,可以通过电子邮件发出请求,然后会有人联系你们约好时间,几点钟,几月几号,在哪里开始冥想。或者是同城有人的话,我们可以提供联络地址,你们可以约好时间见面,然后面对面去进行这个冥想,这个过程很简单。

问:请问有没有群体的活动?比如在法国有多少人在修习这个冥想?有没有一个社群?

葛木雷什:在法国,这个满心冥想从1960年代末就已经开始,人数与日俱增。目前,在法国我们可能有四、五千人。他们都是过着幸福的家庭生活,生儿育女,这么一种状态。这个在欧洲现在已经成为一个比较罕见的事情了。他们不是那种走极端,并不是沉浸于物质世界以至灵性方面受损;但也不是迷恋灵性以至物质生活受损。

我们的满心冥想主张过平衡的正常的家庭生活,内外都要平衡,自己周围,自己的社会都要平衡。可以说我们吸收进去及倾吐出来的都是这种平静。

Kamlesh D Patel

From an early age, Kamlesh Patel was interested in spirituality and meditation, and eventually came to the feet of his Guru in 1976 while still a student. He is now the fourth spiritual guide in the Sahaj Marg system of Raja Yoga meditation. Kamlesh is married with two sons, and is a role model for students of spirituality who seek that perfect blend of Eastern heart and Western mind. He travels extensively and is at home with people from all backgrounds and walks of life, giving special attention to the youth of today.

More Posts

Leave a Reply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