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erience Heartfulness Articles

什么是满心?

玫瑰如何 展开它的内心 向世界奉献 它的美丽? 它以自身的存在 感受到光的鼓励, 否则 我们都会 太恐惧了 ——哈菲兹 (1320-1389) 近年来,对于正念概念的关注在临床医疗或非临床医疗方面都持续增加,以至于对这个术语的使用成为主流[1]。但是正念真正的意思是什么?包括感觉吗?“正念”的状态和“满心”的状态有何差异?[2]这些观念在我们生活的不同范畴扮演什么角色,物质、道德、精神或是其他? 我们如何定义或理解“满心”?一个可能的定义就是一种生存状态,在这种状态下心是中心或控制源,并不是生理意义上作为血液泵送站的心脏,而是作为一个人的生命指引的灵性之心。[3]所以,通常在我们的人际交往和作出决定时,智力起着较小的决定性作用。我们在解决更为人性的问题时会“听从内心”而不是头脑——包括道德或精神层面的事情。 满心的一个定义来自印度教传统“超越”的概念。另一个定义来自梵文,是指宇宙中真理的声音。还有一个更深入的定义,就是“慈悲的正念”。在各种不同的背景下,满心概念有另一个重要的方面被更多地运用,那就是与本我、或更高本我以及万事万物的连接。[4] 对于乔.卡巴金教授来说,正念和满心的区别——心和思维之间——并非惯常认定的截然不同。[5]此外,据称在许多东方语系中(包括梵文、藏文及中文)心和思想实际上是同义词。 在西方主流的概念中,心和思想是分离的,有时还是冲突的主体。心与思想的二元对立可以回溯到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公元前384-322年)的著作,他认为心和思想是不同的力量。思想或更确切地说理性思维最终被认为超越情绪和感觉(心)。亚里士多德所强调的推理、思想与理性,在许多方面与他的导师及大师柏拉图的教义相背离,柏拉图保留着某种程度的神秘主义,信仰灵魂的前世及不朽。这种理性的哲学理论影响着迥异于阿奎奈及尼采的哲学家们,在一定程度上形成了西方思维有关思想的概念,这种概念在现代占据主导以及最终话语的优越地位。 鉴于这种思想与智力表面看起来的优势,那么由心指引意味着什么?满心的状态也被理解为“听从自己的良心”或内在的声音。“良心”的意念让人想起匹诺曹的故事,最早是卡洛·科洛迪所著,于1883年在意大利出版[6],在这里“良心”是一只蟋蟀。大多数人可能更熟悉迪士尼版本的木偶,一个木头做的小男孩,如果他说谎,鼻子会不断变长直到那个谎言像他脸上的鼻子那样显现;同样是那个木偶小男孩,他在很多情形下都迷失了并且变成了一头驴。要成为“真正的男孩”(或是人),他必须证明自己的勇敢,拥有勇气、表现出爱心以及牺牲精神——最终,匹诺曹救起了溺水的父亲,通过牺牲、无私和忘我而真正展现了他的爱。匹诺曹的故事可以作为满心的寓言:听从内心,内在的声音,忘我,变得无私并真正成为人。 很多学科,包括哲学和心理学,都对同一个问题感兴趣——是什么令我们成为人?[7]是思考的能力让我们成为人吗?是我们拥有爱,希望及信仰的能力?是我们能够对他人有同情心?或者是内心的需求令我们努力成长并渴求某些超越?这些问题的答案自古以来都是研究人员、哲学家以及寻求者们苦苦思索的课题。 对我来说,满心的意思,并不是匹诺曹的故事,而是通过冥想的方式,通过内在的安宁和平静陶冶心灵,变得更人性化、更接近真实的本我,敞开心扉,对自己和其他所有人更有爱心、同情心以及更友善。因此,就像哈菲兹的诗句所说,满心意味着我们对那个可能性敞开心扉。今天我们的心会告诉我们什么?或许可以去聆听并看看会有什么可能性。 [1] 以下是来自剑桥词典对“正念”的两个定义 对某样东西有意识或觉知的能力或状态  通过将意识专注于当下的时刻而获得的一个精神状态,处于这个状态时,会平静地接受和认可自己的情绪、想法和身体的感知。这样的方式被用作一种治疗手段。 可于以下网址查阅: http://www.oxforddictionaries.com/definition/english/mindfulness (最后一次于2015年2月10日访问) [2] 有关这些概念及其相关讨论,请参考:阿兰·多尔蒂《从正念至满心》(巴尔博亚出版社,2014) [3] 活力或振动的区域。可以通过以下网址查看相关研究:http://www.heartmath.org/ [4] 来源:《冥想、正念、心灵与身体:东西方的视角》——R 辛格拉, D 约尔丹诺夫, M 奥特鲁普——第26届EFPSA大会——forskningsbasen.deff.dk [5] 乔.卡巴金,《正念入门:回到当下——你的生活》(2011),还可以参阅:一行禅师,《正念的奇迹》(2008年修订版) [6] 意大利原著故事《匹诺曹历险记》是一个关于道德的黑暗故事,对于现代人几乎可以说是残酷的。无论如何,在原版故事中仙女最终把他变成了一个“真正的男孩”“为了奖励你的善心……男孩们听从父母并在父母困难无助时进行帮助,这样值得极大的嘉奖和赞美;即使他们未能作为服从及品行良好的典范。努力并在未来做得更好,你就会幸福。”《纽约客》有一篇关于匹诺曹的优美文章。http://www.newyorker.com/books/page-turner/original-pinocchio-really-says-lying [7] 勒内.笛卡尔(1596-1650),法国哲学家,以其名言“我思故我在”著名,他是17世纪大陆理性主义理论的奠基人,他也以哲学二元论及在心理学方面的影响而闻名。